跳至正文

ESG成为“脏话”?这话我是该说还是不该说?



ESG又一次来到了风口浪尖。

国内企业的ESG行动尚在萌芽,而远在大洋彼岸,《华尔街日报》一篇“ESG 已经变成一句最新的脏话”再一次将ESG推向风口浪尖。

激烈的情绪总是最吸引眼球。在焦虑弥漫的寒冬,未来的长期收益与基业长青似乎驱散不了眼下的寒意。但是情绪过后,我们还是要静下来想想,ESG是什么,那些ESG的反对者们反对的又是什么。


· 反ESG,反对的究竟是什么?

当我们回归ESG的本源,ESG一词最早诞生于 2004年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与20家金融机构所发出的共同倡议报告——《在乎者赢(Who Cares Wins)》,该报告建议更好地将环境、社会和治理(ESG)问题纳入分析、资产管理和证券经纪业务。

ESG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其最大的特征以及“原罪”就在于与资本市场的耦合性。围绕着ESG投资者、评级机构、指数编制机构的生态,诞生了ESG投资、ESG评级等纷繁的概念。

细看《华尔街日报》“脏话”一文,其论点也更多在于ESG投资资金的流出和投资不及预期,可以说,目前的“反ESG浪潮”并非是在反对企业的环境、社会、治理责任或行为,而更多的是出于对ESG投资收益不及预期的失望。

· 正因为与投资紧密联系,ESG才更具“实质性”

虽然ESG涵盖了环境、社会、管治三大元素,涵盖环保、员工、气候变化、多元包容等等议题,但如果因为ESG“包罗万象”而让企业望而却步则可能是出于误读。

正是因为与投资联系紧密,ESG所强调的“实质性”才使它更加关注于那些与公司主营业务连接最为紧密的非财务议题,而并非过多要求企业承担社会责任。

在被92%的国际前50强机构投资者使用的MSCI-ESG评级方法论中,每个行业仅被关注大约不超过10个主要的实质性议题。在可持续发展会计准则委员会 (SASB)标准中,其行业实质性议题数量也大致一致。

然而,比起巨细靡遗地关注所有相关或不相关的议题,做到克制则更加需要定力。比起实现“面面俱到”,企业更重要的可能是去辨别那些真正重要的议题,并以为开展行动。

· 可持续发展是esg的下一个阶段吗?

可口可乐将2022年还命名为“商业与ESG”的报告更名为“商业与可持续发展”报告。华尔街日报的文章也提及,企业高管改用诸如“负责任商业”之类的词来描述企业的“ESG行为”。有机构曾用“1.0,2.0”来形容从CSR到ESG的变化。

那么,“可持续发展”会是ESG的下一个发展阶段吗?

比起单纯的“以一个概念取代另一个概念”,我们更愿意将“ESG”“CSR”“可持续发展”三个不易辨析的概念理解成践行者们在探索“义”“利”平衡的道路上不同的实践路径。

CSRESG
核心理念利他,尽责行善(Doing Good)——带有明显的伦理和慈善烙印,超越把利润作为唯一目标的传统理念,强调要在生产过程中对人的价值的关注,强调对环境、消费者、对社会的贡献共赢,义利并举(Doing Well & Doing Good)——既关注把企业做好,为股东或利益相关者创造价值,确保企业的可持续发展,也关注企业对环境和社会的影响
目标受众所有利益相关者(公众)更聚焦资本市场参与者 
报告标准ISO 26000标准,中国社科院《社会责任报告编写指南》(GB/T 36001-2015)等编制)国际通用GRI、SASB、TCFD等报告框架/准则
报告内容报告内容定性描述更多,通常披露内容与公司绩效关联性不强报告的内容通常与企业短期和长期的财务绩效有比较“实质性”的关联,更注重定量数据的收集、分析和报告
披露要求非强制,企业主动行为强制趋势则日益明显
追求效果企业展现自身积极形象和营销的抓手,聚焦于外部品牌形象更强调长期价值,聚焦于内部公司治理,评估管理可持续发展相关风险和机遇,获得投资者和社会公众的支持
共同点ESG和CSR都提出企业在维持增长的同时要兼顾环境和社会议题,蕴含了商业向善的理念,两者都强调了披露非财务信息的重要性。
CSR与ESG区别与共性

从企业的角度,如何清晰、完整地传达出这种自身在追求商业利益以上价值的理念与实践,并尽可能避免可能造成的误解与争议,始终是一项需要长期面对且不断更新的课题。

这一探索与实践发生在企业非财务报告名称的变化中,我们可以看到,国内企业中出现了“企业社会责任暨ESG报告”这样的表达,也有同时分别编制ESG和CSR报告两本企业。

非财务信息的主动传播始终是企业的需求之一。在去年通过的国际可持续性标准委员会(ISSB)发布的两份国际财务报告可持续披露准则中也预设了三层报告结构。

其中,深蓝色是按照会计准则编制的财务报表,浅蓝色部分是按照可持续披露准则编制的可持续报告,最外一圈灰色部分是面向多重相关方的其他公司报告。可以看出,未来的企业可持续发展相关信息披露一定是更为立体多元的报告结构。

比起纠结使用怎样的报告名称,不如先行动起来,理清企业的价值与优势究竟如何。

正如香港联交所在报告指引中使用的报告名称是《环境、社会及管治报告》,而台湾交易所使用的报告名称为《永续发展报告》,但都不妨碍他们行动在前列。

不可否认的是,无论是“挺ESG”还是“反ESG”,那个闭口不谈ESG的时代都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注:本文为ESGSeeker原创文章,如需转载或引用本文的任何内容,请注明出处。

标签: